我們是誰

勝出者

項目說明

歷史常常被認為是過去式,不是當代的問題。歷史造就了今天,今天並不是無故的出現,是以歷史脈絡為因的果。當代的問題未解決,歷史仍處於進行式,這必然會連動到現在的我們。每個世代出生的人都有其自身的歷史問題,而身為偷渡者後代同是八十後的我,無可否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香港人,但面對中國,那種似是而非的認同感,的而且確會使我經常思考與中國的關係。那種關係雖然模稜兩可,我覺得,至少我要有自己的觀點或立場。

從小到大,我家也會「回」爸爸廣州的家。關於身份的理解,我大多來自我爸的憶述。了解他偷渡來香港的經歷就好比了解自身的歷史身份問題。可是兒時聽到他的憶述片斷且糢糊,從他的臉孔、身體、談吐外,關於他偷渡的經歷,我大部也只能臆想。

「過去」是必然消逝的,我們沒法拍攝逝去的真實。要面對的就是此時此刻的他和以陳秉安一本關於大逃港歷史的著作為參考,相互補充之餘又將我所關心的問題脫離了個人層面。我相信那段像是被遺忘的歷史影響著每一個偷渡者及其後代,甚至整個香港。不單是身份,是希望從其中確定香港,是我們常說的核心價值。是次作品從大逃港時期偷渡客上岸的香港邊境拍攝對岸的中國大陸,那邊界象徵身份、歷史、價值(本土意識/核心價值),沒有那界線,香港便從來都不存在。

在個人與公眾之間,我卻不確定會產生一個怎樣的攝影模式。「非傳記」又「非紀實」的作品,或許關於那時的爸爸,也可能連繫到每個港人的根,最後,或者是我想像以外的其他。

個人履歷

蕭偉恒畢業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其後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藝術碩士學位。2014年獲得WYNG大師攝影獎。曾參與不同聯展,包括「WYNG大師攝影獎作品展」、「中國平遙國際攝影大展2013」(平遙,2013)、「香港當代藝術獎2012」(2013,香港藝術館)、「Hong Kong EYE」(香港文華東方酒店,2013)、「Image on the Run」(香港城市大學,2013)、「牛下開飯」(2009)。個人攝影展覽有「捉不到的」( 光影作坊,2015)及「逐『綠』都市」(K11藝術專區,2010)。作品為香港立法會、香港半島酒店及私人藏家收藏。現居香港及於各大專院校教授藝術。


入圍作品

項目說明

每當在媒體上看到許多偶然被拍到和不能辨別身份的人物時,不其然讓我們聯想到大時代的小配角,就在不情願下成為歷史的一部分。但羅蘭巴特談到攝影的本質,不論人如何渺小,都無損他在鏡頭前曾出現過的鐵證。儘管我們不知照中人是誰,他已確切地進佔了歷史的一個位置。我們以自身來模仿這些照片中的人物,除了戲謔媒體中的歴史片段,也嘗試探索攝影為時空帶來的詩意。要辨別一個不可能被辨別的身份,正是一次謙卑卻又活潑地跟歷史的一次邂逅。

個人履歷

梁志和+黃志恆自1992年開始偶爾共同創作及展出,他們的作品「城市曲奇」曾於上海雙年展、威尼斯雙年展、美國的皇后區藝術博物館和巴西的影像聲音博物館展出。2015年,他們於刺點畫廊舉行個展。兩人均於1968年生於香港,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並為Para Site創辦成員。梁志和近年曾於中國深圳OCT當代藝術中心(2015)、英國倫敦Rokeby(2012)及美國紐約ISCP(2013)舉行個展。現時他為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助理教授。黃氏近年展出包括藝術門畫廊(2013)展覽及油街藝術中心的委約裝置計劃(2013)。黃亦為執業園境設計師,現為Para Site藝術空間董事及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高級講師。

項目說明

 

世上的「我」,千千萬萬個;這個我,只有一個。

但我有不止一個我──是黃,也是藍;是男,也是女;是溫柔,也是暴烈──

萬千世界,殘影如迷霧,誰曾真正認識每一個我?

每一個我,是幻想,抑或期望?

每一個我,是同一本我,或是不同的自我?

我,我們,猶如光線,未曾在空氣中定格,從一而終;每種相見和認知,就如呼吸光影,穿上脫下,維持變質。虛虛實實,本我多我,一次的自我剖白,於光影間迷濛交替,塑成空間裏的微妙疊音。

個人履歷

 

夏志明為香港本地藝術家,曾嘗多種職業,以深入瞭解不斷往前奔走的社會,發掘城市逆向面貌。

生活在以經濟為主導的城市,人來人往的罐頭臉孔,在任何場景中卻總讓人來不及消化,唯獨在攝影的瞬間,世界靜止、不斷延長,終能於主觀世界中尋求平衡,並以影像記錄遺留觸感,各種漂浮在空氣中的溝通一一呈現於相片中,透過影像逐一顯現真我。

項目說明

難民在香港的困境,是制度造成的惡果。制度將他們隔絕在大多數人的目光以外,使他們在衛生標準低落的貧民窟中,無止境地等待。

香港約有一萬名難民,大部份來自南亞,也有來自越南、印尼和非洲。當中絕大部份為逃避他們在本來國家的迫害,希望來港尋求庇護。

然而,此城並非他們期望中的避風港。香港已簽署反對酷刑的公約,不能遣送於祖國有機會蒙受酷刑威脅的人,但政府只願為極少數人提供難民身份。

甫到達香港,難民就被登記為尋求庇護人士或酷刑受害者,護照亦隨即被沒收。一般而言,申請需時三年處理,但部份人等了八年,卻仍未獲准工作。

難民難以負擔容身之所,而不擇手段的業主,興建或改建本來供豬隻或雞隻用的農舍,再租出供難民作住屋,於是他們只能寄居於這些在新界貧民區的簡陋蝸居中。

個人履歷

Emmanuel Serna 在1973年於法國Lunel出生。於巴黎一所攝影學校畢業後,他致力於巴爾幹半島拍攝,主要於波斯尼亞及戰後的科索沃,他亦曾於塞爾維亞進行拍攝當地青年的計劃,其後他集中在中國工作。除了個人展覽外,其攝影作品亦曾於法國多個攝影節展出,部份報導曾於傳媒或其他媒體刊出。他喜歡拍攝個人,及個人與其他人及環境的關係。2010年開始,他於香港居住並以自由身攝影師身份工作。

項目說明

自從第一個民間自衛路障在十六世紀初期樹立以來,這些湊合的建築一直被視為公民抗爭的強烈象徵。

2014年在香港發生的一系列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中,主要幹道及交通匯點被臨時搭建的街壘、路障堵塞。運動初期,佔領者為了抵禦警方的驅散行動,在中區臨時搭建路障和街壘。隨著佔領運動的發展,這些建築在期間也不斷在變化,就像一件未完成的公共雕塑品。

這些權宜但又因時演變的建築物反映出本土道地的抗爭文化,同時也代表著匿名者意識形態群體的象徵。 以一幢幢碩大無朋的政府大樓和商業大廈作為背景,這種老式的抗爭模形創造出一種奇特的「私立公共」空間,凸顯了傳統權力架構與叛逆顛覆力量的辯證關係。

個人履歷

在香港從事撰稿工作的甄祖倫熱愛攝影藝術,並以此興趣為其第二事業。他於2010年報讀薩凡納藝術設計大學香港分校 (SCAD HK)。作為該分校首批學生, 他以兼讀形式修讀攝影藝術碩士課程,於2016年中畢業,並將於同年6月在港舉行論題展覽。

他的攝影興趣在於探討城市的空間及民間建築與人工改造風貌所展示的文化歷史和身份。甄祖倫的作品曾於香港及美國展出,同時獲SCAD收納為永久收藏品。其2014年的作品系列「起義的構作」更與其餘17位來自香港及台灣的攝影師作品一併獲選為2015 年吳哥窟攝影節的展出作品。

項目說明

「慈蹤萬里」意念來自藝術家李典宇對母親的回憶。通過睡前講故事,其母親的回憶漸漸成為李的回憶。2001年,李與母親合作,由對方的收藏為起點,再經過多次旅程以後,他們尋回她往事的發生地點。將現實與想像比較,辨認出經時間轉化的舊地,以及發現依然不變的物事。

李典宇的彩色相片展開時間中的零碎片段,描述中國二十年代的鄉郊傳統,及四十年代末的共產意識形態。五十年代後的二十年,李轉而聚焦轉變中的香港,香港當時正由漁村開始轉型為大都會。英國統治下,那是血汗工廠與西方影響的年代。而終於,李集中於英國,由舉家移居英國時,罷工與非工業化的七十年代,直到多元文化與全球化的二千年。

在家庭照與李典宇母親的輔助下,「慈蹤萬里」觸發重複與懷舊的感覺,讓我們一瞥自身身處的時代。李典宇作品的核心,是時間的旅程,展示我們對地方的回憶,以及地方讓我們想起的種種。它是形成我們的存在及身份各種因素的總和。地方盛載了生命經驗,仍然沉睡,正待被發掘、考究及收復。

個人履歷

李典宇為現居英國的多媒界藝術家,作品跨越不同媒界,包括攝影、錄像、裝置、文獻、物件及行為。經由創作,李典宇自己置放於不同場域中,並即時回應周遭環境,藉此了解他面對的多種文化。他的作品展現對我們現今世界的深刻反應,他探索日常生活的細節──生活的各種儀式、日程、模式,以及其與本土及全球的關係。近期作品置於再現的形式、方言、特定的地理及歷史脈絡,以及個人與政治的相交點中。

李典宇的作品曾於多個國家展出,包括:第五十三屆威尼斯雙年展、第三屆布加勒斯特雙年展、2015年度韓國東江國際攝影節、瑞典Umeå之Bildmuseet、德國Oldenburger Kunstverein、韓國首爾Alternative Space Loop、倫敦Danielle Arnaud、悉尼Chalk Horse(經香港Para Site藝術空間)、柏林Petra Rietz Salon、紐約SVA(經Artprojx)、倫敦Rivington Place、北京空白空間,以及蘇黎世Christian Roellin。

他曾參與多個駐留計劃,包括中國深圳OCT當代藝術中心、英國Hampshire及中國成都的ArtSway Production Residency,以及中亞地區的Space Artists Exchange Residency。他的作品曾被收錄於多本出版物,包括2014年出版的The Photobook: A History Volume III by Phaidon、2013年的The Chinese Art Book、及Phaidon出版社的書本。2007年,他的個人作品「慈蹤萬里」,於星期日泰晤士報獲Martin Parr選為該年十本最重要攝影書之一。他曾於Tate Modern、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及大英博物館演講,現為英國Falmouth University攝影高級講師。


特別嘉許

項目說明

我一直在香港生活,直至十一歲,母親送我往北愛爾蘭一所寄宿學校。她從不知道它離香港有多遠,直到三年後她來探親。經過十五小時的機程和三小時火車,她終於來到我的學校大門,她哭了。她自責把我送到這麼遠的地方。後來我曾經歷兩次脊骨手術,她看到我的傷痕,卻無從知道我有多痛,正如她無法想像距離,直到她親身經歷。

個人履歷

張蚊現時於香港修讀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藝術碩士。她於電影行業擔任美術指導超過十年,曾以電影「殭屍」獲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2014年最佳美術指導。曾於北愛爾蘭、倫敦及柏林留學,張蚊於2005年於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與設計學院畢業後回港。她亦為美術指導公司Everyone is lost until they are found之創辦人。

項目說明

「出」與「入」兩者經常被放在對立的位置。你正在進入我的身體,還是離開我的身體?然而,在「出」與「入」兩者中間,有第三空間的存在,在「出」與「入」之間約隱約現,這個中間位置(in-between place)給我探索性慾的可能性。

我給予女同志聲音,讓她們以性愛手勢去探索她們的性幻想。在過去幾個月,我訪問了40多個女同志,她們的年齡為20歲至60歲。拍攝過程中,我只給予少量的指示:我請她們自由想像其伴侶的身體,並演繹如何用手與伴侶進行性交。這樣的展露是私密的,每一張照片是一個女同志的肖像,反映了她的性幻想。同時,這些陽具般(phallus)的性愛手勢沖擊著父權社會。

在英國的殖民地的統治下,香港曾經有法例禁止男同性戀者之間進行肛交,因為肛交需要陰莖的插入。性交與陰莖的插入似乎畫上了等號。如果性事被定義為陰莖的插入,那麼兩個女生是怎樣性交?我以 「入與出(In & Out)」這系列的作品反思性事的定義,並回答這個問題。

我將女表演者的性事抽象化,將性事發生的私人空間搬到大眾空間裡,聚焦在女同志的性慾和能見度上。同時,我以攝影為媒介,展示女同志的性愛手勢,令參與者形成新的社群,將女生們的性事設置在新的背景下。

個人履歷

潘浩欣是香港藝術家,她利用攝影、錄像和表現去探索酷兒的身分和慾望。她喜歡跟陌生人一起進行創作。她是個十分好奇的女生,致力用她的鏡頭去探索她自己或是他人內心深處的秘密。

她2014年畢業於加州藝術學院,獲得純藝術碩士。展出機構包括洛杉磯的Circus Gallery、Avenue 50 Studio、三藩市的SOMArts Cultural Center、圖洪加的McGroarty Arts Center 和香港JCCAC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