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誰

Finalist

Emmanuel Serna - 無命

Emmanuel Serna Ramesh 是斯里蘭卡人,三十五歲,來港八年。他正在藍地的自行搭建的小屋內,靠著窗邊談電話。大約四十人住在此地。香港,2015年7月。
Emmanuel Serna Paula 是一名三十七歲的難民,來自巴基斯坦,來港七年。他坐在床上,藍地狹小的房子裡沒有窗戶也沒有冷氣。香港,2015年7月。
Emmanuel Serna Neisha 是一名二十五歲的印度人,來港五年。他正在自己狹窄的房間中睡覺。他居住的鍾屋村是十名難民的家園,但未來將要拆卸以興建洪水橋站。香港,2015年7月。
Emmanuel Serna Suneisha 是一名三十歲的印尼人,她在藍地破落的的房子內,抱著鄰居的女兒。來自社會組織的補貼對有兒童的家庭遠遠不足。香港,2015年7月。
Emmanuel Serna 兩名印度難民正在他們泥圍破落的房子裡看電視,此房子前身為豬舍。香港,2015年8月。
Emmanuel Serna 三名年青的印度難民正在泥圍的破落房子裡準備晚飯。難民之間互相團結。香港,2015年8月。
Emmanuel Serna 一名越南藉難民正在他泥圍的破落房子洗碗。縱然身處困境,難民依然照顧自己。香港,2015年7月。
Emmanuel Serna Hosen 是來自孟加拉的二十七歲難民,來港六年。他在修理他在鍾屋村破落房子的屋頂。香港,2015年7月。

個人履歷

Emmanuel Serna 在1973年於法國Lunel出生。於巴黎一所攝影學校畢業後,他致力於巴爾幹半島拍攝,主要於波斯尼亞及戰後的科索沃,他亦曾於塞爾維亞進行拍攝當地青年的計劃,其後他集中在中國工作。除了個人展覽外,其攝影作品亦曾於法國多個攝影節展出,部份報導曾於傳媒或其他媒體刊出。他喜歡拍攝個人,及個人與其他人及環境的關係。2010年開始,他於香港居住並以自由身攝影師身份工作。

項目說明

難民在香港的困境,是制度造成的惡果。制度將他們隔絕在大多數人的目光以外,使他們在衛生標準低落的貧民窟中,無止境地等待。

香港約有一萬名難民,大部份來自南亞,也有來自越南、印尼和非洲。當中絕大部份為逃避他們在本來國家的迫害,希望來港尋求庇護。

然而,此城並非他們期望中的避風港。香港已簽署反對酷刑的公約,不能遣送於祖國有機會蒙受酷刑威脅的人,但政府只願為極少數人提供難民身份。

甫到達香港,難民就被登記為尋求庇護人士或酷刑受害者,護照亦隨即被沒收。一般而言,申請需時三年處理,但部份人等了八年,卻仍未獲准工作。

難民難以負擔容身之所,而不擇手段的業主,興建或改建本來供豬隻或雞隻用的農舍,再租出供難民作住屋,於是他們只能寄居於這些在新界貧民區的簡陋蝸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