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渡

- 倖存者的典禮

黃雪綾 我於2015年轉換了法定性別後,舉行了一個假想儀式來封起手中這本只屬一個已逝影子的身份文件。可惜的是,很多跨性別兄弟姊妹都未能享受這喜悅。

個人履歷

項目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