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渡

Winner

嚴瑞芳 - 大門沒有上鎖

嚴瑞芳 ...
嚴瑞芳 1989年5月31日《南華早報》頭條:難民、學生運動、批評及鎮壓手法……直到今天彷彿沒能改變的歷史輪迴,更刺激我的一個懷疑是:香港人堅持對民主社會的信念會不斷輪迴嗎?
嚴瑞芳 在寢室,樟腦和臭丸放在實木衣櫃裏,散發着舊式的味道;在當眼的一角則掛着美女月曆, 女郎當年穿上高叉一件頭泳衣,便足夠叫人產生愉悅的想像,1986年的香港,港人普遍生活富足。
嚴瑞芳 屋主收藏的報紙警示對未來的憂慮。香港回歸, 公務員順利過渡,精美的木製座掛著區旗和國旗,被一起展示,被一起留低,放在屋主常看的報紙經濟版上。
嚴瑞芳 睡房停留在2008年2月和3月的手寫日曆,主要記錄了家人一年內回家和離港日子,我猜是和枕邊人溝通家庭聚會的安排。同年iPhone首次在港發售,相信智能電話獲得更親密的位置。
嚴瑞芳 ...
嚴瑞芳 合作社樓不能私自轉租或轉售,幾十年來二千多呎的單位世襲居住。可以想像這是容納三代同堂的家。留下的物件還有人偶、火柴、積木、翻拍繪畫作品的幻燈片等,是某個年紀的熱情。
嚴瑞芳 這些舊式活動假牙根據口腔形狀設計,是身體的義肢,刻記了一位老年人。
嚴瑞芳 2016年家用錄影系統(VHS)卡式機正式停產,它曾代表了一種等待、實時記錄和回帶的觀看經驗。
嚴瑞芳 「心田先祖種、福地後人耕」和祖先遺照等牌匾。這兒應該丟空了一年,只有陽台上的仙人掌和蘆薈還繼續繁衍。

個人履歷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文學士及純藝術碩士,嚴氏主要從事混合媒介,表演及文字創作,包括透過行動和建構情境讓公眾參與創作中。作品探索人類溝通之間的誤差、傳譯和引力。在小說和歷史、身體和情感記憶, 時間和旅程之間,演繹人們如何通過重述記憶來聯繫自己與日常人事。近期參與的項目及展覽包括:《看管時間的人》(油街實現,2018);《香港人權藝術獎2017 展覽》(刺點畫廊,2017);《廿年回歸前後話》(1a空間,2017);《山中美術館》(四方當代美術館,2016)。她是天台塾創辦人之一及藝術家組織 L sub 的核心成員,L sub 將參與《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20》 香港部屋項目。

項目說明

皇家廠曾是爸爸住了多年的木屋區,跟着當時的地址我卻來到一個公務員合作社樓宇的廢墟,因近年所有業權由內地投資公司購得而人去樓空,將會發展成豪宅。

大門沒有上鎖,我的好奇迅速轉為一種激動,空間暴露了時代對照下冷酷的現況──香港的住屋問題:由50年代自己非法搭木屋,到有合作社建屋的制度,竟有一種「可能」叫「在香港起樓」,但到現在住屋帶給大部分的人只有刺痛的感覺,不斷炒高樓價,難以想像負擔得起物業作為家 。而眼前偌大的空樓給我檢視停留在物件上的香港時間,想像擁有自己地方的生活質地,想像殖民地時代的小康之家 。

八九六四的剪報與黃色雨傘掛飾、合作社的建屋文件與散落一地的私人資料、5位數6位數7位數8位數的電話號碼、海外明信片與結婚幻燈片、廳中的神像與房內大量的色情刊物,實在是一個充滿奇幻異色的空間,彷彿踏進了歷史的後台,收藏已久的物品終於衝出地底赤裸裸的展現在日光下,這不是遠古而是近代的,不同時空的記憶恣意穿梭,揭露了個體的、家庭的,能與現在產生交織和共鳴的經驗。

誘使我再次回到大廈拍攝是因為想從物件「重組案情」,卻發現明顯有物件被移走,場景是更胡亂的被翻箱倒櫃,失去主人的物品,如沒人理會的歷史,被人任意擺佈、改動、刪除和定義。 這不正是過渡的一種本質?

攝影提供了一個理性的眼睛去觀察這個還未鎖上的空間,以及捕捉此刻流動的情感。我放棄把事件的真相還原,而是通過相片建構一條主觀的時間線,分析物件身上原以為重要的和不重要的痕跡,為合作社樓宇牽連的歷史刻下一個注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