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ray ‧ Array

WMA最新展覽「鑊鑊新鮮鑊鑊甘」

疫情底下無新事?鑊鑊新鮮鑊鑊甘! WMA 最新展覽「鑊鑊新鮮鑊鑊甘」,由視覺藝術家徐世琪發起,並邀請三位WMA歷屆得獎者蕭偉恒、王偉健和嚴瑞芳,對應疫情當下的種種新常態,創作出新的作品。

在疫情肆虐一整年間我們學到了什麼?我們學會了應付無常,學會了接受「鑊鑊甘」的消息,學會了靈巧地避開假新聞。有一剎那,我一廂情願地以為可以在體制崩離失敗之際改變世界。

 

然而,直至今天,制度仍然不動如山,政府封區不封關,大家繼續同心擴疫,憂心出行,安心出拳。我們唯有欣然接受「鑊鑊新鮮鑊鑊甘」的新常態,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照常生活,同時意識到體制這個不美麗的東西依然絕不可碰。

 

我們邀請了三位視覺藝術家蕭偉恒,嚴瑞芳和王偉健,分別透過各自的影像作品嘗試回應城市研究學者黎穎詩發起的「1.5米」訪談計劃。

 

 

 

在所有商店餐廳入口之前,我們都會被系統地量度體溫,乖乖奉上我們的生物數據。蕭偉恒從中得到靈感,以探熱槍拍攝一系列大頭相,莫名地令人聯想起Alphonse Bertillon替一眾無政府主義罪犯拍攝的犯人照。那輯具爭議性的照片,後來逐漸發展成當代罪犯面部識別的系統。

 

 

當患者被追蹤及隔離,就好像變成了病毒的化身一樣,嘗試拒絕或逃避都注定徒勞無功。當羣眾運動突然轉變成社交隔離,過去和現在的自我越加撕裂,在這個恍似精神分裂的世界之中我們應當如何自處?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嚴瑞芳的《化身》是一個偽心理治療,是一眾迷途「化身」的明燈,幫我們尋回失落的記憶。

 

你能想像十年之後的世界嗎?王偉健邀請年輕的父母猜想創傷後的新香港情況,寫信給身處未來的青年子女。父母會朗誦這些信件,並以錄音形式與父母自己無憂無慮的童年照片一同呈現。王偉健的作品將過去,現在和未來交織,以此來投射出無盡的視野。

 

 

蕭偉恒另一系列的焦土相片為題的作品《燼》告訴我們⸺我們不能預知未來,但我們有能力和決心在覆滅後重建未來。

 

「鑊鑊新鮮鑊鑊甘 」在黎穎詩的《1.5米》出版時同期舉行。

 

節錄自徐世琪「鑊鑊新鮮鑊鑊甘 」策展陳述

——–

為控制人流及公眾健康着想,參觀人士須於到訪前預約:https://bit.ly/2ZVaPbS
 
 
關於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