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 ‧ Masters

「梗有一個喺左近」的迷思

朱漢強

香港這個國際都會不乏搶眼地標建築,數最高處,未必在維港兩岸, 而是新界東北。

差不多在六年前,我走訪當地,那個「仍在加高中」的地標,已經有八十層樓高,至今它大概是全港最高的人工地標,拍得住維港的一對「門 廊」。忘了說,那座建築,叫新界東北堆填區。只因它遠離城市,沒入 深山,大家看不見罷了。

這座又稱打鼓嶺堆填區的現代化垃圾處理設施,1995 年啟用,但用不到六年,政府便嚷著說香港人製造太多垃圾,「堆填區要提早爆滿」。

把時鐘回撥到 1990年,港英政府推出《白皮書:對抗污染莫遲疑》— 長遠對付本港污染的政策文件。「對抗污染莫遲疑」七個字,正正點出污染挑戰的迫切性:「過去十五年,都市廢物產量的增長率約為每年 10%。」那時候未有自由行,我們已是垃圾之都,每星期製造的垃圾, 足夠塞滿一座當時的地標建築 — 交易廣場。

香港無疑是國際級城市,精於技術和管理。要搞廢物轉運站、起國際級的堆填區,甚至是蓋座超級焚化爐,都可以妥妥貼貼。而堆填區的規模及技術水平,更幾乎是滴水不漏,也不怕沼氣洩漏,所以公眾大可安心往裡頭扔垃圾。

方便,高效,潔淨,是我城為處置垃圾的終極準則。滿街的公共垃圾桶,也一樣。

跑到街上,你也不難看到「梗有一個喺左近」的垃圾桶,確保大家「方便就手」。我做過調查,發現台北市、首爾和新加坡的公眾垃圾桶數量, 分別有 3,000、4,400 和 7,000 個,但香港卻接近 43,000 個,是人家的六至十四倍。至於香港的人均家居垃圾製造量,也較以上城市高出 許多。我們一方面盡情地製造垃圾,另一方面又方便地棄置垃圾。那麼多的垃圾,即使我們滿有公德心地放進垃圾桶,也不會令它們消失, 只會由滿街的垃圾桶,轉移到更大的垃圾桶 — 堆填區。究竟香港是垃圾太多,抑或垃圾桶太少,真箇是大哉問!

想起跟某環保署高官去年的深情對話。他說:「過往講垃圾管理,都是 台灣、內地城市來香港取經,學我們如何興建堆填區的『垃圾處理設 施』(waste treatment)。現在,人家觀念走在我們前面,講『資源管 理』(waste management),倒過來是我們要去學人。」說着說着, 官員以「無地自容」來總結香港落後的垃圾政策。

遇上垃圾增長速度飛快,只顧建設更多的處理設施顯然並非上策,找對問題焦點,側重源頭減廢、扭轉過度消費的生活模式方為正道。道 理應該不難理解,奈何在環保部門解決問題的「工具箱」中,「消滅 垃圾」的專業技術工具多的是,但要找出一把能「避免製造垃圾」的 士巴拿或鎚仔,卻有點難;要轉變揮霍型的生活形態,就更缺板斧,所以我們始終跨越不到「 資源管理 」的層次 。

如果香港要成為恰如其份的國際都會,至少在源頭減廢上,官民還要多惡補幾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