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rtunity ‧ Commission

十年,見樹又見林?

 

三月下旬某一個周日,家八哥繼續小群集結,在農田壢面上昂首闊步、覓食,亳不慌忙,懶理幾米外蹲下來默默除草的農夫;旁邊的老農駛牛後把老拍檔趕回牛舍,他們踏著沉隱的步伐,緩然經過那幾壢曾經努力向上伸展攀援的荷蘭豆,豆葉漸枯黃,看來又是時候告別初春。 

 

 

旁人看來,這一片土地在幾年裡的改變不太著跡,還不過是一片綠調子,荒野被溫柔開墾,成了太井然有序的農田;最易察覺到的多是人工的痕跡,耕寮被遷移過,也作過改造, 而汽油水泵跟灑水喉也不過是這兩年來才姍姍來遲的好伙伴,搭瓜豆棚的章法尚有進步,不過也還在摸索……

 

還許,我們一群十年前來到的懵懂青年,反應還是緩緩的, 儘管我們自以為努力地趕上作物的節奏,但只有投入其中,才會猛然發現田野瞬息萬變,綠調子有各種皮相,作物已經歷多少個四季更替輪迴,瓜豆種子悄悄地破土而出,看似沒給人一個預告,它究竟是冷漠,抑或提醒你早錯失良機?還是好好育苗,趁它還未大展拳腳伸蔓前預備好搭架引蔓。

生活館建於二零一零年三月,是一個源於「反高鐵.護菜園」運動的探討、實踐新生活價值的實驗場。換句話說,我們剛好悄悄地過了十載,又經歷過幾個社會動蕩的時刻,我們沒有張揚慶祝,席間碰碰杯作記,畢竟這個十年故事從不是成功典範,更也可能是失敗的印記,但這一切成為了「十年之計,莫如樹木」所說的一棵小樹。就如 Allan G. Johnson 所著的《見樹又見林》(The Forest and the Trees) 所言「我們總是在一個比我們自身更廣大一點的世界參與著社會生活」。

我們微不足道,但卻能看見彼此。

2020年 4 月 10日